惠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牧仙志 百三十八章 他就是个废物

2019/09/26 来源:惠州信息港

导读

牧仙志 百三十八章 他就是个废物咚咚咚……屋外响起钟声,带着岁月的厚重与绵长。咯吱!道牧走出房门,神清气爽,身后跟着女

牧仙志 百三十八章 他就是个废物

咚咚咚……

屋外响起钟声,带着岁月的厚重与绵长。

咯吱!

道牧走出房门,神清气爽,身后跟着女婢。

阿莲之前设计的发髻很不错,女婢按照阿莲设计的基础上梳理,再给道牧添上自己的几分想象。都觉道牧一落魄遗孤,此刻道牧站在彬棘彬隆身边,气势却盖过二人。

“彬棘师兄,小道跟你要个人。”道牧问彬棘却不问彬隆,巧妙得紧。

“哦?”彬棘见道牧对女婢态度,心中早已了然,却也开口问道,“道师弟,直讲便是。”

道牧扭头看身边女婢几眼,应声道,“龙娴静。”

“哟呵,恁地道师弟看上一凡间女子。”彬棘皮笑肉不笑,他对龙娴静可谓知根知底,否则也不会施计谋将此女带回大黄山。

彬棘只料道牧一刚刚入道,看不出龙娴静的牧医天赋,觉得道牧不过贪图龙娴静的美色罢。怎能让道牧这等废物,辱没了龙娴静。

于彬棘眼中,道牧的重要性,还不如龙娴静的十分之一。“虽是一女婢,可还是得问过我师尊,毕竟……”

彬棘话还未说完,只见彬隆大手一挥,制止彬棘继续说下去,夺言出口,“不过一女婢,本尊予你便是。在这个家,本尊还是有这点权利。”

彬隆亦不知龙娴静的奥秘,只道是比其他女婢更艳美,道牧沉迷于她罢

牧仙志  百三十八章 他就是个废物

。彬隆只觉给予道牧一个甜头,不仅能拉拢道牧。又得在童頔面前表现一番,何乐而不为。

“可是……”彬棘顿觉头大,却又纠结该不该跟彬隆坦白。可若是坦白了,只怕他们二人之间的裂痕会变大。

“没什么可是……”彬隆直视彬棘,余光却向着童頔。面无表情,却暗暗窃喜,“大哥,难道我在这个家,连一个女婢的去留,都无法决定吗?”话都说到这份上,彬棘还能怎样。

彬棘当龙娴静是一个识时务的女子,否则也不会委屈自己来做女婢。“龙娴静,你可愿意,自此跟从道师弟?”一个前途渺茫的弟子,怎能跟他彬棘相比。

龙娴静不假思索,行个万福,“奴婢愿意。”语气沉着坚定。

“你可了解,我这位道师弟来历?”彬棘贼心不死,以致语气有些冲。脸面在伤疤衬托下,显得些许狰狞。

“大哥,你过了。”彬隆总觉彬棘仗着父亲的宠幸,跟自己对着干。以至于,在其他人眼中,彬棘永远是决策者,大过他。

枉费自己平时总是劝说自己,彬棘亦是有苦衷。平时,若是大黄山事务,也就罢。可区区一女婢的去留,这都要跟自己过不去。何况,还是在童頔面前,不给自己台阶下。

彬棘感受到彬隆气息愈加不稳,怒气聚运,便不再说话。

“龙娴静是吧?日后,你便跟从道师弟。”彬隆直视龙娴静,一股气势笼罩过来,郑重其事。

这么细看,这龙娴静当真美惠。也难怪道牧这个小初哥向他们要人,此刻彬隆自己都有些不舍了。

“谢彬隆师兄成全。”道牧弓腰行一礼,不卑不亢。

出了小院,过路静候亭,穿过山林石道,直至夜宴地点,彬牧师的布道场。

主位五个,篆刻着青龙、朱雀、白虎、玄武、麒麟,其余桌位散落各处,围绕成圈。

此刻,桌位已近半坐人,场上人来人往。牧道者,侍者,以及少许剑修。道牧扫视一眼千人起步。

经龙娴静介绍,道牧才知,这些桌位都是平时牧师坐的,其余学生均坐蒲团。见彬隆彬棘过路,人们纷纷起身,很快被淹没在人流。

这满场皆是天境的宴会,道牧自觉做人要低调。寻到一处无人桌席,刻着的黑色禽鸟,让道牧有种莫名亲切。

龙娴静端坐一旁,为道牧端食倒酒,为一本本分分的侍女,阿萌则坐在一旁。

此时,已是夜。

场内,纷纷闹闹。道牧一边与龙娴静聊牧道,一边看着彬棘兄弟和童頔三人,在一波围转寒暄之后,又是一波。道牧丝毫没有一点羡慕之色。

场外,鸟叫虫鸣。阵阵凉风袭来,令人神清气爽。又带来美酒佳肴的香气,食欲大振。

道牧只觉自己不是场内人,更像是坐在场外。竖耳倾听,似乎听到诵经布道声,又似天籁仙音。

“可是,道牧,道公子?”一女子蒙着面纱,扭着曼妙身姿,款款走来。

“我是。”道牧放下手中残食,拿起餐巾擦干净手,做一请姿,“仙子,请坐。”

女子捂嘴一笑,坐于道牧对面。道牧解下腰间决刀,竖靠桌边,手指轻弹,一股伟力随着决刀的颤动,弥漫开来。

“久闻不如一见,道公子果非常人。不仅,人长得漂亮,且眼睛也是漂亮。”女子解下腰间牧鞭,放于桌面,“若非小女子与莫林已定婚约,怕是禁不住道公子的魅力。”

“莫林的未婚妻,杨媚?”道牧稍稍收回目光,从阿萌口中夺来烤乳猪。

整只猪仅剩一条大腿和屁股,道牧也不嫌弃阿萌口水,咔嚓吃起来,支支吾吾,“莫家近很忙?”

“候大壮怒杀莫一三兄弟,你知道吧。”杨媚拿起茶壶,自己斟茶。

“你讲。”虽然道牧从牛郎候大壮那里得知一二,但他想从其他人那里了解更多。

原来,自从莫白带领旁系崛起,嫡系岌岌可危。莫一三兄弟为不可多得的天才,自是受到万般宠爱。莫一三兄弟被杀,这一脉的人,怎能咽下周口气。

于是,派人将陀奉拍卖行踏平。莫晗馨和候大壮重伤命危,剑机阁拼命保下二人,也差点被连根拔起。

千钧一发之际,侯野骑着一只大黑驴莅临。好似刚下农田的老伯,手中镰刀如同割草一般,将莫一这一脉的人屠尽。

给莫晗馨和候大壮续上一口气后,侯野骑着大黑驴扬尘而去。人们都以为事情就这么了了,谁知侯野骑着大黑驴降临莫家,欲要讨一番公道。

莫家家族看不起侯野这农民老伯,怒发冲冠的侯野挥舞手中镰刀,继续收割生命。嫡系诸老皆上,旁系诸老掠阵,嫡系惨死过半之际,惊动躺在棺材里的老祖。

两个老怪大打出手,将莫家掀得个底朝天。终两败俱伤,这才将侯野打退。

有人断言,这两个老怪命不久矣。本就该死之人,此次毫无保留动手。哪怕苟延残喘,也已被下面的阴神发觉。

本被压制的旁系,因这一场浩劫,终能够与嫡系抗衡。而今,连太上长老都有私心,莫家愈加分裂。莫家老祖吊着一气,却无法狂澜力阻,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脉后嗣相争。

这一场大战传开之后,为世人津津乐道。牧星镇,牧仙牛郎的故乡,再度进入人们的视野。都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只瘦骆驼愣生生把一直肥壮的大马压垮。

一批批好事者涌向牧星镇,这才发现牧星镇并非传说中那般世外仙境,早已沦为一方死地。不知死活的好事者各显神通,跨过结界之后,便再也没有出来过。

忽有一日,牧星镇天地放晴。人们看到一座百丈骨山,这才让好事者怯步。

“百丈骨山,未免太夸张?”道牧拿起餐巾正要擦嘴,龙娴静却已伸出纤手,道牧正要推辞,终还是接受龙娴静的好意。

“若这就叫夸张,那道公子的饕食国一行,岂不是更夸张?”杨媚目光灼灼,对面前这个不过初阶地境的男人,充满好奇。

“你这眼神,与我所识的莫甯相似。”道牧饮尽一杯酒,眼睛半眯,吞咽下肚,立马解腻大半,又来了食欲。

“莫甯,是我表姐,亦是我好闺蜜。”杨媚并不隐瞒,直道自己与莫甯的关系。

“她已知道我还活着,那肖菁菁和李慧雯她们,岂不是也知道?”道牧脸上终起波澜。

道牧怎能不惊讶,他才至大青山一日,又至大黄山一日。如此短时间内,奕剑门就已得知他的消息,只怕莫家也已得知。

杨媚闻言,觉得道牧这问题很好笑。遂翻了个白眼,娇笑道,“只怕你的消息,都已经传回剑机阁,传至机剑镇穆家。”

这些大势力,没一个简单的。

“小女子本不愿参加此晚宴,偶闻道公子也在场,这才特意参加。”杨媚又道。

“我和大壮都与莫家嫡系有血海深仇,怕是难解。”道牧嘴角微扬,是在自嘲,“我与旁系无多大仇怨,却没一个认识的。莫林,莫甯,莫寒,莫小棋,莫黎皆为嫡系,却算得上是朋友。”

“话可不能说得太过,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杨媚又笑,手中茶水一口没喝。见茶水凉了,倒去之后,又给自己斟满。

“如今,莫家嫡系与旁系权力纷争,对你和候大壮自是不暇。莫林希望你和候大壮赶紧成长,你若被杀,他是没有任何能力帮你。

你也知道,他就是个废物,又爱自作聪明的废物。小女子,本不想掺和他的事情,想想再怎样,他也是我未婚夫。”

听到杨媚直言莫林是废物,道牧终忍不住,露出笑颜,“你都觉得莫林是个废物,恁地还同意与他定下婚约,我觉彬棘更适合你。”

说着,道牧将目光转向人群,正要与彬棘对视。道牧脸上的笑容,不减反增,灿烂得像个孩子。

“彬隆为彬牧师亲生,单纯没城府,可他父亲彬牧师太可怖。彬棘非彬牧师亲生,心重城府深。而你,小女自认配不上你……”杨媚轻叹一气,短短的接触,她有着难以言明的压迫感。

这种压迫感,不断的将她推向深渊,让她失去冷静。她总算能够体会到莫甯对道牧的评价,以及她们二人的闺中密语。

“相较于你们,莫林就显得可爱许多。”

“任他恁般闹腾,也逃不了小女子的手掌心。”

吉林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吉林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长春妇科
长春妇科医院
长春妇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