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婆娑魅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惠州信息港

导读

我听见神像龟裂的心跳,每个人都在割礼的宗教中窥癖,私处喷溅出的羊血,纠结着婆娑的刺青与贫瘠……    沙漠的尽头    九十度垂直角度仰望L

我听见神像龟裂的心跳,每个人都在割礼的宗教中窥癖,私处喷溅出的羊血,纠结着婆娑的刺青与贫瘠……    沙漠的尽头    九十度垂直角度仰望LOMO风格的太阳,夏薇说要帮我拍张照片,插入偏僻的文字,放在博文里。  仰望着古老的太阳,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除了太阳,我更爱你年轻的容貌和身体,我说。  夏薇的卧室里有一株葵花,比我们都伟大,仲夏时不喝水,也不说话。  他比你更有安全感,夏薇说。  夜里下了很大的雨,路灯发出滋滋的熄灭声,我们顺利进入睡眠,保持无性的爱情已经成为一种对峙。  大学毕业那天,我们问安在灯火阑珊的酒吧街,接吻,抚摸。夏薇害怕男人的爱成为一种侵略,她说自己身体不好,整个夜晚她像一个莫斯科的保卫者。  夏薇喜欢聆听英伦风尚的音乐,在市里一家房地产公司做文秘,她穿黑白相衬的女士西服,烫得亭亭玉立,搭配上白皙的肤质和长长的睫毛,显得文温而被动。  我们从不争吵,身体不能通往心灵,言语也不可以……  有时候我觉得我是个有问题的男人,我们是恋人,不能停止相爱。  赵伟说,我是个有洁癖的人。  星期二傍晚,夏薇拉着我的手逛街,看橱窗里的品牌,她知道我工作很辛苦,从不勉强我。  她对我说,女人真的想要一个物件以外的事物时,常常是致命的。  走到街道的尽头,我们迷失在莫名的方向感中。    干涸的岛屿    离开城市的引擎声像狂野的干草,仿佛一颗星星,就能点亮黑夜。  赵伟驾着老爸的爱车,和阿市一起浪子逍遥,我们是大学同学,也是知彼的友人。  你是正人君子,你对自己不负责任,阿市说。  我在城郊的住所前和他们告别,至今我还住在偶尔和夏薇同居的四楼屋宅里,一间租金便宜的单身公寓,空洞得想装饰点什么,一个沉默打拼的男人,一些简单的起居摆设,收养了一只叫拉茨的白色母波斯猫。  拉茨让我成了宅男,回家是一种家庭以外的责任,责任会成为男人恋家的情节。  如果工作不太忙,我会每天准时打开电脑,给夏薇发一封邮件或者一条聊天短信,告诉她拉茨很好,她会告诉我有没有给葵花浇水,这个琐碎的习惯从我们大学毕业后就一直持续着。一株葵花,一只小猫,像一副无性恋人的油画,夏薇喜欢拉茨,而我像夏薇的另一株葵花。  夏薇的博客里帖满了拉茨的照片,包括生病,洗澡时。  今天我在夏薇博客里看见了那张仰望太阳的照片,里面插了一篇博文,和我们都无关,题目是《十个天使与十个魔鬼的故事》,像是一个诡异的剧本,一个搞怪的聚会,一群搞怪的客人,各式各样的男人和女人戴着面具,文字大致如此。  为什么要写这么奇怪的日志,或许夏薇忽然喜欢文学创作,我想这是个好兴趣,我说。  夏薇许久没有在聊天工具上回答,我敲下平凡生活中的祝福留言,下线,关上电脑,把喝剩的牛奶倒给撒娇的拉茨。有规律的发一条手机短信给她,问安。  我们从不偷窥彼此的手机卡,从不过问彼此太多生活中的细节和班驳,除了情感的陪护,对我们来说并不出于和信任。  夏薇回了短信,告诉我她认识一个女人,奢求着一个岛屿,所以她还是女孩。    士兵    他沉默得像一个士兵,抽烟时不经意流露出凶残的余光,对谁都保持距离。  阿市告诉我他叫秦垒,是一个做事的人,是阿市的助理。  和赵伟阿市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常常是自卑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赵伟风流倜傥,有一个做局长的老爸,阿市毕业后在老爸药厂里做总监,半年前我曾拒绝朋友们的帮助,是因为我们的友谊和男人的自尊。  “这个城市会让人失去梦想。”阿市紧接着说。“我可以学会什么是市场,什么是生意,却永远学不会什么是梦想。”阿市有机会追求自己的梦想,所以他这么说。  其实我悄悄羡慕着阿市,因为我并没有选择梦想的勇气和机会。我的父母和我一样是安分勤劳的小市民与劳作者。  秦垒看起来很苍白,高大而消瘦,静静蜷缩在办公室的角落里,如果不是阿市聊起他,也许我永远不会注意到这个男人的存在,他像一个长期饱受战争与香烟摧残的孤独者,沉默的男人会让人生出莫名的同情心与敬畏感。  秦垒抬起头看了看我,眼神潜伏在角落里,显得漆黑而阴暗。    森林与烟火    她是我的女上司,公司的人事主管和区域经理,有一双古典而漂亮的丹凤眼,总是把头发扎得很规矩和严谨,像水墨画里的古女子,面试那天,我们彼此欣赏。  罗主管温和而热情,二十六,七岁的模样却显得知性而成熟,很难让人揣测她的真实年龄,她是个工作狂,总是以身作则,亲力亲为,除了本职工作也接手一些公司的其它事务,一段时间里,我很敬佩这个女强人。  我负责公司大厅的七号柜台打单,这是我工作时的起点,看起来很细腻,我们的产品价格很昂贵,没有人愿意出错。  躺在夏薇床上,我说我喜欢七这个数字,代表一个星期的一天。每周我有一天轮休假,夏薇的假期固定在周末一天,她总是埋怨我没有更多时间陪伴她,所以我喜欢七,对于我来说,七是一种闲暇和向往。  我们付帐,算好是多少钱,次是罗主管付的,我们都行走在天桥下面想了一会,我确定我们在想同一件事,后来她开车送我回去,我说我有一只小猫,只要我在家里,每天都和我睡在一起。  夏薇知道公司女上司常常很晚开车送我回来,她根本不和我说话,我的电子邮箱里已经好几天没收到信笺,聊天工具上也没有任何留言,手机是关闭的。  我被公司调到了人事部,做一些业务培训,收入和假期都增加了,罗主管对我有个规矩,下班的时候不要问为什么,我总是在很晚的夜里不能关闭手机,倾听罗主管情感的积蓄与爆发,这个女强人开始给我一些压力和阴影。  除此之外,我是一个脚踏实地的年轻男人,虽然不是君子,却懂得洁身自好。  赵伟说,长得太漂亮的男人也是祸水,这是一个女色和男色并存的膨胀时代。  我安排好了自己的假期,挑了周末一天,到门口的超市里买了一包香烟和三瓶啤酒,去夏薇家门口等她,深秋的周末有些倦意,我忽然觉得自己很理智,也很幼稚。  我在花市上买过白玫瑰,寄到夏薇的办公室里,署名是“猫,葵花,爱情。”  手机忽然响起,是熟悉而恐慌的号码,响了四声我才接,是罗主管的声音。    气球    夏薇的博客里多了一篇博文,没有内容,标题是《男人的爱》,只有一张干枯的白玫瑰照片,照片上有我写的卡片,卡片上清晰的写着“猫,葵花,爱情。”留言是一些网友的口诛笔伐,或者一些男网友的图谋不轨,留言并没有删除,一条也没有删除,我忽然觉得夏薇是自私的。  大三那个夏天,同学们羡慕我们这对俊男美女的小情侣终于在师兄的撮合下走到一起,像一个童话故事,赵伟开素玩笑说我们是男才女貌,将来孩子基因肯定很好,我羞涩的低下了头。  夏薇的死拍小楠给我们看过星座,天蝎座的女人和双鱼座的男人是般配的,大学时代的我们还相信面包和城堡。  我持久的呆在显示器前,什么都不做,播放器里一遍又一遍是王菲《eyesonme》那是我和夏薇大学时听的歌,那时我在学校电台做广播,总是喜欢用这首歌曲做背静音乐。  手机又响了起来,我有一种想辞职的冲动。年轻而浮躁。  意外的是,对方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浑厚有力,充满火药味和攻击性。  我们约定下午三点在市里一家茶室谈判,男人很守时,坐在一个显眼的位置,平头,五短而膘肥,穿着素色的西服外套,外翻的衬衣领和粗旷的男士项链,显得张扬而霸道,脸上的横肉让人望而生畏,三十多岁的模样,像一个准备决斗的黑道大哥。  我坐了下去,我是个白面书生,却不是个懦弱的男人,我想我问心无愧。  男人先兵后礼,出乎意外的亲和,很细心的询问我的工作的强度和温度,我们聊了一壶铁观音的时间,始终不涉入正题,他递了一张名气给我,原来他是我们公司的股东。我空白得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付帐后,男人拍拍我的肩膀说“年轻人一表人才,好好做。”潇洒的离开了茶室。  午后的太阳有些刺眼,我像个失落的大孩子。    子弹    赵伟看见我恍惚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哥么,说实话我真看不起你,你都几岁了还是处男之身,你留着卖啊,你不像个君子,是个抱着牌坊和尚。”赵伟说。  我“哦”了一声,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对我来说,赵伟的生活方式是我一直向往却又唾弃的。  周一,赵伟约了我下班后去散心,我工作时和平日一样认真,这是我的优点,能把工作态度和生活情感区分得很好。  罗主管对我很冷淡,我们之间从来没发生过什么,却又像发生过什么。  下班后罗主管没有给我留言,我像一只飞出笼子的鸟,打了卡,换上自己的衣服,按照我们约定的时间和地点,我见到了赵伟和阿市。  我们一起吃饭,然后到市里常去的那家KTV唱歌,阿市买了很多啤酒,我们只喝啤酒,阿市说低度酒是致命的年轻。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他特别帅。  赵伟扯着嗓子飚高音,是一些迪克牛仔和信乐团的歌,他的歌声既不沙哑也不高亢。  几首歌过后,赵伟和阿市玩起了色钟,喝啤酒,他们从不在消遣时谈工作和情感,我习惯了他们的节奏。  这时赵伟电话响了,赵伟没有接,而是拧开包房的门,进来一个打扮得十分妖艳的漂亮女人,身材骨干而高挑,穿得有些暴露。  女人随意而高调,显得很缺少知识,用外地口音和赵伟阿市打情骂俏一番,拿起桌上的香烟就抽,做秀式的自罚三杯后,她开始疯狂的飚歌,嗓音沙哑而奔放,很性感。  我问赵伟,“她是你女朋友吗。”  “你女朋友。”赵伟嬉皮笑脸的说,我想他一定喝醉了。  “口渴,你们唱吧。”女人扔下话筒,拉开门出去了,赵伟和阿市十分投入的摇着色钟,我说我也要加入,他们只让我唱歌,我像个十足的透明人。  女人往返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带回五瓶冰过的矿泉水,扔在沙发上,忽然坐到我身边,拧开一瓶喝起来,喝水的模样十分贪婪,却并不搭理我,我想赵伟忘了给我们做个介绍。  “帅哥,渴了就喝,赵伟买单,别跟我客气。”女人忽然和我搭讪,用左手抹着下颚滴答的水,除了奔放,还有一些豪爽。  她的妆很浓,朴鼻而来的香水味,睫毛和皮肤都是假的,鼻子上的环很漂亮,我甚至怀疑她蓝色的眼珠也是假的。  “你是赵伟的女朋友?”我问她。  女人哈哈大笑,笑声傲慢而沙哑,并且呛到了嗓子。我也笑了起来。  “赵伟说你很帅,我觉得你很可爱。”女人倒酒给我,让我喝下去,我没有拒绝。  赵伟点播了一首《好汉歌》,站在沙发上高调的宣布“是英雄的就喝起来,狗熊的回家睡觉。”  看到朋友们都这么高兴,我是不太好拒绝的,我酒量不如赵伟和阿市,也不如女人,不知不觉喝多了,昏昏沉沉中,我感觉女人的手和唇在我脸上摩挲,我的手在女人的身体上来回抚摸。赵伟和阿市发出淫荡的笑声。我听到一阵汽车引擎声,闭上眼睡着了。    酒水    梦里我被人狠狠扔在床上,像卸了货品的工人。  我勉强睁开眼睛,天旋地转,我的口很渴,头痛得像要裂开的西瓜,整个人像溺在酒精里的温虫,根本不想动弹。  女人就骑在我的身体上,她一丝不挂脱我的衣服,从衬衣到内裤,熟练而迫切,房里熄了灯,我是男人,面对不负责任的阴影,面对压抑和积蓄太久的生理需求,并不想反抗。  或许我知道这一却迟早会到来,面对并不索求并且风骚的女子,我太年轻,酒精让我难以抗拒,我们的皮肤在黑夜里摩擦,酒精是好东西,我并不胆怯和羞涩,也没有处男情节,一却本能而自然,并且保持激烈的温度。  我们的唇舌在彼此身体上寻觅巢穴,我忽然把她按在下面,她发出淫荡而沙哑的笑,渴望被征服,我逾越了道德的底线,从被动成为了主动,我们的身体发出节奏感和颤抖,天衣无缝,彼此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一阵痉挛后,女人像瞬间盛开的百合,我来不及全身而退,瘫倒在女人身上。  女人抱着我的腰,我吻着她的侧脸,两个人的身体像要融化在一起,她并不满足,我说我的口很渴,她光着身子到洗手间里冲澡,打开房里的灯,我们看着彼此的身体发出不圆满的笑声。  女人用房里的热水器煮水,冲了两袋速溶咖啡。我穿上裤子,问她刚才有没有进去,她说不怕,她吃药,不会找我麻烦,我才心安理得。  我忽然觉得女人妩媚而温柔,我问她名字,她说天亮后,我们就是陌生人。  喝过咖啡后,我难以入眠,女人睡得很熟,我看着她卸妆后熟睡的脸,幼稚而可人,为什么她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我不能问她。我们年纪相仿,我忽然想到夏薇,有种愧疚感和犯罪感,我们做爱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想她,我承认,我知道和一个陌生女子在做爱并且渴望如此,我是多么希望这个女人是夏薇,这样我们就可以快乐的拥抱在一起,不会转瞬即逝……   共 19681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炎怎样治疗效果明显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老人癫痫病人的寿命长吗
标签

上一页:窗外有棵树

下一页:寻光变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