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九阳剑圣四百一十二章治愈噬魂魔玄共嫁一夫

2020/01/26 来源:惠州信息港

导读

九阳剑圣 四百一十二章 治愈噬魂魔玄!共嫁一夫!独孤凤舞抱着宝宝,上上下下望着东方冰凌。宝宝在妈妈的怀中看到了东方冰凌,转过小脸蛋过来

九阳剑圣 四百一十二章 治愈噬魂魔玄!共嫁一夫!

独孤凤舞抱着宝宝,上上下下望着东方冰凌。宝宝在妈妈的怀中看到了东方冰凌,转过小脸蛋过来,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咿咿呀呀挣扎着要过来。

独孤凤舞在宝宝的屁股上拍了一计,道:“小没良心的,妈妈白喂你了。”

这不打还好,宝宝被打了屁股之后,立刻哇哇大哭,张开双臂冲着要东方冰凌抱。

独孤凤舞真的生气了,拍打小屁股也稍稍用了一点力气。

宝宝哭得加厉害,双手冲着冰凌挥舞,嘴里喊着抱抱,抱抱……

独孤凤舞气得发抖,将宝宝一把塞到冰凌怀中,道:“去吧,去吧……小坏蛋!”

冰凌本能地接过宝宝,不由得有些手忙脚乱,抱着宝宝的模样,比阳顶天还要不自然。

宝宝进入冰凌怀中之后,立刻就不哭了,还裂开小嘴一笑。

冰凌轻轻松一口气,朝阳顶天露出一丝微微奇怪的笑容,然后试着轻轻拍打着宝宝。

宝宝咯咯笑出声,冰凌脸上,也露出难得温柔如水的笑容,凑下脸蛋试图亲亲宝宝的小脸。

不过紧接着,冰凌就尴尬了。

因为宝宝非常熟练地掀开冰凌的衣衫,直接要吃奶*奶。

冰凌一呆,一下子不知道作何反应,求助的目光朝阳顶天望来。

阳顶天一下子也有些呆住了,就在这个时候,宝宝已经得逞了。

冰凌绝美双,欺霜赛雪,娇艳美丽之极的酥胸顿时露在空气中,宝宝小嘴含一个,小手抓一个,一边吮吸,一边嘴里还发出得意的咯咯笑声,肥肥的小脚在空中乱蹬。

冰凌娇躯一颤,绝美如玉的脸蛋瞬间红透。非常尴尬地望着阳顶天。

不过独孤凤舞看着可不舒服了,一把将宝宝抢过来,趁着宝宝哇哇大哭之前,直接掀开衣襟,将宝宝的至爱之物塞进他的小嘴里面。

宝宝知道已经换人了,尽管有些不满意,但总算愿意接受,哼哼两声,就继续吮吸,不再闹了。

冰凌尴尬地用丝巾轻轻擦拭。然后将衣衫穿好。

……

“有话说。不然我要赶人了。”独孤凤舞道。

阳顶天上前一步。正要说话。不了冰凌直接一拦,走到阳顶天的面前,望着阳顶天道:“师兄,我来说。”

然后。冰凌望着独孤凤舞道:“噬魂魔玄,可以解,阳顶天已经找到了解药。”

“不可能。”独孤凤舞道:“噬魂魔玄解,如果阳顶天能够找到解药,那他就不是人,就是神了。”

接着,独孤凤舞眯起眼睛道:“东方冰凌,虽然之前我一直把你当成大的敌人,但是内心还是非常敬佩你的。可是现在。你真是让我有些失望啊。之前阳顶天口口声声说和你有了什么关系,但还说他在吹牛。现在看来是真的了,在我心中你是何等骄傲,何等高高在上,怎么连阳顶天都看得上。你还真让我失望。”

“不要往你自己脸上贴金,你还不配做我的敌人,不管从哪一方面。”东方冰凌淡淡道:“还有,我说话的时候,不要打断我的话。下面,我接着说。阳顶天找到了解药,但是只有一份,只能救一个人。但是,我们两人都中了噬魂魔玄。”

“是吗?”独孤凤舞朝阳顶天望去,道:“阳顶天,那你准备给谁啊。”

“给冰凌。”阳顶天道。

独孤凤舞娇躯一颤,美丽的面孔涌上一丝潮红,冷笑道:“果然不出我的意料啊,但是既然来到我万血宫,那一切就说不定了。”

阳顶天一愕,道:“难道,你还准备用武力?”

独孤凤舞道:“如果没有所谓这个解药,那我可以去死。但是竟然有,而且你还带来了。那抱歉,我还有远大的理想,我还不想死。所以,这个解药,我还是要夺一夺的。”

“就凭你?”东方冰凌淡淡道。

“还有我的父亲。”独孤凤舞道:“你东方冰凌固然厉害,因为勾引了阳顶天,而且走了狗屎运,所以吞噬了天地玄火,让修为突飞猛进到达宗师。但是在我万血宫,宗师什么都不是。我们要杀你,不吹灰之力。所以识相的话,让阳顶天把那解药交出来,我放你们离开。”

阳顶天睁开眼睛望向独孤凤舞,真的仿佛次认识她一般。

“看什么看?”独孤凤舞道:“我一直都是这样的,难道你还不清楚。在海船上,在秘境中,甚至在东离草原。我哪次对你留情过,只不过是你自己,在和我发生关系之后,对我产生了幻想,以为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你多虑了,我此时气海尽裂,几乎是手缚鸡之力了。”东方冰凌淡淡道。

“是吗?那还真是一个好消息啊。”独孤凤舞笑道。

“可是……你去看看,你万血宫中,有谁敢对我动手的?”东方冰凌淡淡道:“去问问你的父亲独孤逍密,敢对我动手?敢杀掉我吗?否则,你以为我会来万血宫?”

独孤逍,此时就在禁闭的门外,虽然看不见里面的情景,却可以听见。听到东方冰凌的话后,道:“东方小姐说笑了,你来我万血宫,我只有以礼相待。”

独孤凤舞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冷声问道:“为……为什么?”

“要是我敢在这里杀掉东方小姐,那万血宫的毁灭,不会超过一个月。”独孤逍道:“在外面,大家是敌人,什么事情都可以做,但是在万血宫不行。”

独孤凤舞顿时气得发抖。

“我说过,让你不要打断我的话。”东方冰凌冷道:“原本,这颗解噬魂魔玄的结晶是轮不到你的。师兄他要给我,我自己也一定要。但是……,现在情况有了变化,我的气海裂开,受损极重。所以,我会把这个结晶给你!”

阳顶天正要开口阻止,却被冰凌直接拦住。

接着,冰凌继续道:“独孤宫主。独孤凤舞,答应我两个条件,我把这个结晶给独孤凤舞,让独孤凤舞能够活下去。”

“东方小姐请说。”独孤逍道。

“个条件,从今晚后,我师兄和独孤凤舞没有任何关系,我师兄彻底和你们邪魔道划清界限。以后你们不管有任何事情,都不要找他,不管你们手中握有他任何把柄,部毁掉。”东方冰凌道。

“这不需要你说。”独孤凤舞道:“我们本身和他就没有什么关系。”

“我还没有说完。”东方冰凌道:“还有。这个宝宝。是阳顶天的儿子。从今以后和你独孤凤舞没有任何关系,和万血宫,邪魔道也没有任何关系,我们要把他带回云霄城。以后。她的母亲会是西门焰焰或者是我,而不是你独孤凤舞。”

这话一出,独孤凤舞顿时面色巨变,道:“做梦,我杀了你们,你这个贱女人。”

“如果这一条不答应,那接下来不用谈了,独孤凤舞你要么成为魅魔,要么去死吧。”东方冰凌淡淡道。

顿时。场内一片寂静。

外面,传来独孤逍急促粗重的呼吸声,很显然他也在艰难地抉择中。

“那么,第二个条件呢?”独孤逍问道。

“这个条件不答应,下面的条件也不用问了。”东方冰凌斩钉截铁道:“我数到三。不答应的话,我们立刻就走。”

“一!”

“二!”

“三!”

几乎不给对方任何犹豫和思考的时间,东方冰凌用的速度数完三个数字。

数完后,东方冰凌拉着阳顶天的手,直接往外走,就要离开。

“慢着……”独孤逍大声阻止了东方冰凌,然后声音变得比苦涩道:“好,好,我答应!”

“不……”独孤凤舞嘶声道:“这是我的孩子,我的宝宝,谁要抢走他,我就杀了他,不管那个人是谁。”

独孤逍淡淡道:“宝宝去了云霄城,只是去跟了他的爸爸,人家不愿意和我们邪魔道扯上。我们没有失去宝宝,宝宝依旧会幸福。而你死了,万血宫就彻底失去了你。”

“不……”独孤凤舞顿时大哭,颓倒在地。

“那么第二个条件呢?”独孤逍问道。

“第二个条件,是我夫君阳顶天的意见。”东方冰凌道:“宝宝需要一个疼爱他的人照顾着,而这段时间,大部分时间照顾他的是独孤傲霜小姐。所以,我夫君要将独孤傲霜带回云霄城,从今以后,独孤傲霜就是云霄城的人,和你们邪魔道,和你们万血宫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条件,让独孤逍微微一愕,然后没有等到东方冰凌倒数,很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

东方冰凌道:“那么,立誓吧,高的那一种。”

独孤逍稍稍停顿了片刻,道:“我立誓,若阳顶天解掉独孤凤舞体内噬魂魔玄。那么,阳顶天便将他的儿子带回云霄城。从此这个孩子,和独孤凤舞没有任何关系,和邪魔道,和万血宫没有任何关系。并且,独孤傲霜也随同阳顶天一起前往云霄城,和我,和万血宫,和邪魔道彻底划清界限,没有任何关系。如果违背此誓,让万灭神殿的神火,彻底熄灭,让邪魔道彻底亡族灭种。让万问天的灵魂,彻底沦为地狱猪犬,让万血宫列祖列宗转身后,永远为奴为妓,世世代代,不得超生。”

听到这个誓言,阳顶天也忍不住一颤。这可谓是恶毒的誓言了。

“独孤傲霜,进来。”东方冰凌道。

片刻之后,石门打开,身材曼妙傲人的独孤傲霜,怯怯地走了进来。

东方冰凌上前,将宝宝抱过来,递给独孤傲霜道:“傲霜妹妹,从此我们就是姐妹,共侍一夫。从此以后,这个宝宝,是我的儿子,也是你的儿子。和万血宫关,和邪魔道关。”

独孤傲霜娇躯颤抖,本能地望向独孤凤舞。

独孤凤舞,此时已经瘫倒在地,仿佛没有任何生气,泪水泉涌而出。

“是。东方仙子。”傲霜怯怯道。

“喊姐姐。”东方冰凌道。

“是,姐姐。”傲霜的声音,多了几分坚决。

“好,那我们走吧。等我们夫君治好了独孤凤舞之后,我们立刻就走。”东方冰凌道,然后牵着独孤傲霜的走直接离开。

“贱人,不要抢走我的宝宝。”独孤凤舞顿时扑了上来,但是冲上来几步后,声音又变得凄切道:“让我再抱一下,后再抱一次。”

“不用了。”东方冰凌冷冷道:“从刚才开始。他已经是我的孩子。和你关了。”

然后。冰凌直接拉着独孤傲霜离开!

“我不要解药了,你把宝宝还给我。”独孤凤舞大哭道。

东方冰凌斩钉截铁摇头道:“其实,你想重做宝宝的妈妈,是有办法的。那个办法你知道,但是你愿意吗?”

说罢,东方冰凌和傲霜走了出去。石门,轰隆隆关上。

石屋之内,顿时只剩下阳顶天和独孤凤舞二人。

……

“东方冰凌说的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独孤凤舞问道。

“你还有一个身份,七秀坊的公孙三娘。”阳顶天道:“如果你以这个身份进入云霄城,彻底和万血宫划清界限,彻底成为天道盟的一员。那么。你不但可以活下来,还可以重成为宝宝的妈妈。”

“你做梦……”独孤凤舞冷声斥道,然后口水直接啐在阳顶天脸上。

“阳顶天,做你的春秋大梦。”独孤凤舞冷笑道:“想让我离开万血宫,做梦!想让我真的嫁给你。做梦!”

阳顶天轻轻擦拭脸上的口水。

“来吧,解掉我的噬魂魔玄。”独孤凤舞望着阳顶天冷冷道:“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我会不择手段让自己变得强大。目的只有一个,凭借我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踏平云霄城,光明正大夺回我的孩子。”

“阳顶天,你记住,你给我记住。”独孤凤舞一步一步靠近阳顶天道:“放心,到时候我一定不会杀你。我会废掉你的武功,让你彻底变成一个废人,因为宝宝需要一个爸爸。你的云霄城,我会彻底踏平,你云霄城内的所有人,我会杀得干干净净,以雪今日夺子之辱!”

“废物,废物,阳顶天你就是一个废物!”独孤凤舞指着阳顶天的鼻子,冷道:“东方冰凌怎么说,你就怎么做,窝囊废。你这样的废物男人,还想让我用公孙三娘的身份嫁给你,做梦!我一辈子都看不上你。”

阳顶天望着独孤凤舞绝美的面孔,道:“曾经,你强行和我发生关系。你一而再,再而三杀我。我呢,也曾经一剑刺穿你的胸膛,也曾经扇过你的耳光。今日,是将宝宝从你手中夺走,彻底地羞辱了你!在这里,我深深给你道歉。”

阳顶天弯腰鞠躬。

“我曾经鄙夷天道盟,曾经对邪魔道也没什么敌意。觉得只是党同伐异,邪魔道未必就是邪恶的。所以,对万血宫,对邪魔道也没什么偏见。但是现在,我改变想法了。天道盟或许是个垃圾吗,但邪魔道是邪恶的,可杀的,可灭的。我也会以消灭万血宫,消灭邪魔道为终身的目标。孩子是我的骨血,我不允许有朝一日,我会和我儿子刀剑相对。为了避这个悲剧,为了避我的孩子随着万血宫一起毁灭。所以,我必须将他带走。”阳顶天道。

“呸……”独孤凤舞又吐了阳顶天一口口水,寒声道:“你天道盟又是什么好东西?要毁灭的,要亡族灭种的是你云霄城,而不是我万血宫。你天道盟,算是什么东西?”

“至少我头顶上,没有主子。”阳顶天盯着独孤凤舞冷冷道:“你父亲,何等嚣张,是举世闻名的大魔头,何等不羁强大。但是他敢反抗万灭神殿少主吗?你毁在那个畜生手中的时候,他敢反抗吗?敢去找那个畜生,为你讨回公道吗?”

顿时,独孤凤舞哑口声。

“我敢……”阳顶天嘶吼道:“我敢在这里说,终有一天,我会将万灭神殿少主彻底碎尸万段,我会将万灭神殿彻底毁灭。能够压住我的,只有道义,,和情感。我头顶上没有任何主子。哪怕是隐宗宗主伤害了我的亲人,我也会一剑斩下他的头颅。”

“你……独孤凤舞,什么都不懂!”阳顶天一指独孤凤舞,冷冷道:“这也是,我将儿子带走的原因!”

顿时,独孤凤舞面色苍白,娇躯一颤!然后,微微散乱的目光再次凝聚恨意,道:“我不管这些,我只会记住。今日你抢走了我的孩子。今日你彻底羞辱了我。我一定百倍奉还。”

“随便你!”阳顶天冷笑道。

然后,阳顶天从空间指环内拿出眼泪结晶,美轮美奂,神秘忧伤的眼泪结晶。

没有打招呼。阳顶天直接上前,一把扯掉独孤凤舞身上的衣衫,直接撕扯个粉碎。

顿时,独孤凤舞丰腴凹凸,如同山川起伏的傲人天地,赤果在阳顶天面前。

“运转玄气。”阳顶天道。

独孤凤舞运转玄气。

顿时,一道道美丽而又诡异的幽蓝色光芒,渐渐密布独孤凤舞的娇躯。

如同美丽的纹身一般,神秘而又艳丽。

美丽蓝纹。渐渐蔓延,从脚底一直往上。

仿佛神秘的符文,又仿佛惊艳图案,缓缓地长在独孤凤舞的身体上。

从脚底到大腿,到腰间。到胸口,一直到脖颈!

剩下没有被蓝色纹路密布的,只有头颅了。

这些蓝色的光芒纹路,就是噬魂魔玄中的邪灵能量。一旦等邪灵能量彻底占据了头颅,那独孤凤舞灵魂和意志就被彻底掌控,她就彻底沦为魅魔。拥有自己思想,却完失去意志,失去身体控制权的魅魔。

召唤出玄火,焚烧眼泪结晶!

瞬间,眼泪结晶在空气中消散,一毫一毫地消失,一毫一毫地华为雾气。

终,整颗眼泪结晶,彻底消失,一团雪白的雾气在空中环绕,渐渐凝聚成一张面孔。

一张充满魔力,极度英俊,极度温柔男子的面孔。

毫疑问,他就是万灭神殿之主,二百年前几乎毁掉整个世界的邪王,万问天。

只不过这雪白雾气组成的万问天,完不像是邪道中人,反而雪白光明,如同神仙中人一般。

见到万问天的面孔,独孤凤舞也猛地一愕,美眸露出完不敢置信的目光。

此时,独孤凤舞身上的邪灵能量感应到了这雪白忧伤的能量,瞬间变得比惊恐。

瞬间,整个室内猛地一暗。

空气中,传来极度恐怖诡异的啼哭,尖嘶,这声音,就如同从幽冥地狱传来的一般,完让人不寒而栗。

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阴冷。

邪灵的能量,瞬间笼罩整个石洞。比的狰狞,比的强横。

就在此时,白色雾气组成万问天的面孔,脸上露出一丝悲伤。

“嗖……”一道白色的能量,脱离万问天的面孔,朝狰狞狂舞的邪灵能量飞去。

“嘎吱……”一声恐怖的尖叫。

一道白芒一闪。

雪白,忧伤的能量,瞬间飞进邪灵能量之中,白光微微一闪,这股忧伤雪白的能量,瞬间消失得影踪。

而邪灵能量,也随之灰飞烟灭。

紧接着,万问天的面孔又飞出一道白色光芒,冲入邪灵能量之中。

白芒又一闪,又一声尖嘶。

邪灵图案的一角,又灰飞烟灭。

与此同时,万问天忧伤的雪白面孔,也逐渐地暗淡。

阳顶天终于知道,这眼泪结晶是怎么解开噬魂魔玄的了。

它就是自我毁灭,和邪灵能量同归于尽的方式。

一次一次地冲过去,一次次同归于尽,一次次将邪灵能量消融。

……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失。

独孤凤舞身上的幽蓝色条纹,越来越小,越来越淡。

那股可怕之极的能量,也越来越淡。

而白色光芒组成万问天的面孔,也越来越淡,越来越淡。

“嗖……”

后一次撞击。

后一次同归于尽,后一次消融。

独孤凤舞脚底的邪灵条纹,消失得影踪。

而雪白光芒组成的邪王面孔,已经变得极度微弱,然后猛烈一阵摇晃,彻底在空气中消散。

在消散的那一刻,阳顶天清晰地看见,那张原本悲伤温柔的面孔,在消散的那一刻,瞬间露出一丝微笑。

那种解脱的微笑。

……

“你的噬魂魔玄,已经解了。”阳顶天道:“我,这就告辞了。从今以后,你我再瓜葛。”

然后,阳顶天转身走出。

忽然,后面一阵香风。

独孤凤舞从后面抱住了阳顶天!

京都儿童医院做口腔科吗
陵川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合肥白癜风专科医院
锦州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福州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