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题反诗黄巢起义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惠州信息港

导读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昔陈后主荒淫,不理朝政,被隋取代。隋朝不过几代,又因隋炀帝荒淫,终被唐高祖李渊所取代。唐朝倒是长寿,历经二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昔陈后主荒淫,不理朝政,被隋取代。隋朝不过几代,又因隋炀帝荒淫,终被唐高祖李渊所取代。唐朝倒是长寿,历经二十个皇帝后才逐渐走向灭亡。此皇便是唐僖宗,僖宗讳李儇,乃懿宗第五子,长于宦官之手,咸通十四年,公元873年,宦官田令孜、杨复恭、陈季述密谋毒杀懿宗李漼,终年四十一岁。并矫诏改立懿宗第五子,是为唐僖宗。僖宗幼时,田令孜常挑逗之,常是笑语声声。久之,帝与之不离,离之即哭闹。田令孜满脸麻子,幼帝无知,常呼“田麻子”。一日,幼帝要吃奶,不见田令孜,乃呼曰:“田麻子安在?”比孜来,手捧鲜奶,香气满鼻。幼帝去接,孜不与。乃曰:“汝呼我为田麻子,吾不悦矣。”帝舔手,作天真状,问曰:“当以何呼?”孜阴笑曰:“当呼我为阿父。”帝馋奶,急呼阿父,呼之十遍,孜喜,乃将鲜奶喂饮之。饮毕,帝又问曰:“汝为阿父,孰为阿母?”孜欲寻宫女以充阿母,奈何宫里无人,正尴尬间,门外进一宦官,鼠头蛇眼,面相猥琐。孜视之,乃杨复恭也。孜当即以手指恭曰:“彼乃阿母也!”帝甚愚,自此常言其父母乃孜、恭二宦官也。  帝十岁时,孜不教其为君之道,乃教其斗鸡、养鹤、打球、吹乐。终日领一班宦官宫女玩乐,朝政大权全由孜把持。自孜专权以来,横征暴敛,搜刮民脂。杀人放火,遍地尸骸。百姓上诉各州县,县令畏宦官之威,终不敢出头。致使百姓焚锄毁地,持枪拿刀,沦为山贼强盗。  朝中大臣多半是其党羽,对此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惟有翰林学士刘允章有正气,因慕魏征敢谏之名。故自号曰“谏臣”,于是彻夜疾书田令孜、杨复恭、刘季述之罪。翌日,刘允章于朝堂之上,当众念曰:臣闻太直者必孤,太清者必死。昔晁错劝削诸侯之地,以蒙不幸之诛。商鞅除不轨之臣,而受无辜之戮。今并臣三人矣。伏一无伏字守忠怀信,口不宣心。则刎颈刳肠,向阙庭而死者,并臣是也。救国策从千里而来,欲以肝脑,上污天庭;欲以死尸,下救黎庶。臣死之后,不见圣代清平,故留贱臣以谏明主。今短书一封不入,长策伏蒙不收,所以仰天搥胸,放声大哭。杀身则易,谏主则难。以易死之臣,劝难谏之主。陛下既不用其策,不舍其过。或鞭挞市朝,囚禁园苑,深埋沟壑者,不知其数;乞食道途者,不记其名。夫输忠献策之臣,匍匐阙庭者,岂敢欺陛下乎?大臣爱位而不敢言,小臣畏死而不敢谏,冤者不得伸。君子所以深藏,小人所以谋乱。百姓有冤,诉于州县,州县不理;诉于宰相,宰相不理;诉于陛下,陛下不理。何以归哉!今国家狼戾一作狈如此,天下知之,陛下独不知之。天下不敢言,臣独言之。万死一生。臣死一介之命,救万人之命。臣今虽死,犹胜于生。  陛下不以万国为心,不以百姓为本。臣当幸归沧海,葬江鱼之腹,不忍见国难危。  臣之愿毕矣。  念毕,大骂孜等。孜知,盛怒,命武士曰:“取一口大锅,架以柴火,锅内倒油。将反贼刘允章剥除衣物,赤体投锅内。常闻城外饥民遍地,待炸熟之后,盛入丹盘,送出城外。”章面不改色,仍痛骂奸宦。此时,宰相王铎进言曰:“刘允章自号‘谏臣’,常比魏征以做忠臣,深得民心。恐民不食,反而愤于明君也。”孜挠首顿思曰:“就言朝廷不忍生民受饿,故以鹿肉相赐。”铎喜从之。后人有诗悼允章曰:  自古宦官太嚣张,  夺权谋逆罪该亡。  是谁敢向火中冲,  至今惟有刘允章。  由于朝中宦官为祸,致使天下暴乱不定。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乾符二年,公元875年,黄巢、王仙芝、尚让揭竿而起,起义灭唐。此三人中,唯巢甚雄。巢乃冤句人,原姓孙。因祖父爱菊,菊又名黄花,故改姓黄。其祖曾种、卖菊为业。后因战乱,做起贩卖私盐的营生。巢出生时,眼珠带血,父以为不祥,请术师看。术师看毕曰:“此乃红运当头之吉兆,此子将来必有大运。”父喜,慎养之。巢五岁时,恰秋菊盛开。祖、父二人闲来无事,置酒对菊,欲吟诗,半晌不能出一句。巢随口应曰:“堪于百花为总首,自然天赐赫黄衣。”巢父怪,欲击巢。其祖曰:“孙能诗,但未知轻重,可令再赋一篇。”巢应之曰:“  飒飒西风满院栽,  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我若为青帝,  报与桃花一处开。  父惊恐,忙堵口曰:“此乃反诗是也,逆子欲害我九族乎?”祖曰:“不然,我黄家全凭此子显富贵矣。”及壮年,巢入试长安,时主考官崔沆,为人阴奸。常掩卷受贿,有一生名崔瀣,乃无学之辈。因奉金百万,得中状元。时人以“座主门生,沆瀣一气”讥之。仕人皆愤,因其乃宦官田令孜之义子,终不敢言。得至放榜当日,四方学子争拥睹视。见为首者乃草包张瀣,巢目四扫,见其名尾居。因榜窄,名次众。“黄巢”二字写的如苍蝇一般渺小,巢怒,当众上前撕碎功名榜。众骇之曰:“此人疯矣,敢撕皇家仕榜!”言毕,从街面来十巡役,经此路过,见巢撕榜。一役拔刀欲杀之,巢力大,握其两腕,骨骼巨响。役疼刀落,巢圆目视之,役见巢目有血光,惊如鬼魅,竟吓杀之。众四散惊呼:“死人也!”其九役各出刀刃,围杀巢,终被巢所杀。既杀,欲走,身后有声笑赞曰:“好英雄也!”巢回顾,见有二人,一高一矮。俱是书生模样,高者面润肤白,矮者发短须长。问其姓名,高者曰:“贱名王仙芝,乃山东冤句人氏。”矮者曰:“贱名尚让,乃仙芝同乡也。”巢喜胜,开双臂拥抱二人曰:“乡梓之于天下何其微也,不意相逢者竟如此之多也!巢亦山东冤句人也,三人同乡,称霸一方。”芝、让喜曰:“不若于此结拜为兄弟,日后可共成大事。”巢环顾四方,仰天笑曰:“沆瀣之地,于此结拜,岂不污吾手足?西面有一酒店,名曰太白楼,二位不嫌路远,巢愿引径。”芝、让相觑,满面欢喜,曰:“愿随兄去。”  太白楼至,小二招呼坐定,酒肉皆上。三人结拜,巢为长,芝次之,让复次之。结拜毕,归于原位。一言一语,尽诉平生失意之苦。芝曰:“大哥不必烦恼,小弟亦是考生,已考三年,奔波万里,些许功名未有。”巢举酒独饮,复问何故,让曰:“因考官崔沆乃奸宦田令孜之义子,身负重任,掌握重权,不但祸害朝野,而且毒害学子,有才之士不被发现,无能之辈倒显富贵。”巢连饮三杯,皱眉拍案,怒曰:“他日攻入长安,个便杀此贼,以泄天下寒窗之愤。”说罢,又饮三杯,时巢渐醉,窗外风云突变,有雷雨之势。巢晃至窗前,心有所感,醉呼小二曰:“店家,笔墨拿来。”小二随即奉上,芝、让知巢欲题诗,遂起身注视。巢晃至粉壁处,左手握笔挥墨题诗曰:  待到秋来九月八,  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  满城尽带黄金甲。  题毕,狂喝曰:“唐朝不如黄巢。”此声高震,满座皆闻。王仙芝、尚让恐人传出,抜刀将满楼之人杀尽。事后,巢酒醒,懊悔胡言。芝曰:“事已成形,不可扭转。不如我等三兄弟回家乡招募乡勇,揭竿起义,彻底推翻李唐天下。”见巢犹豫,芝、让再三苦劝,巢乃从之。黄巢招募乡勇,收剿盗寇,容纳贫民,共计二十万。  乾符二年六月,公元875年。黄巢率义军攻占阳翟、郏城、等八县,继而攻占长安,从此,唐朝灭亡。 共 273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钙化的引发要素
昆明医院专治癫痫病
云南癫痫病的治疗费用是多少
标签

上一页:庆幸我们还快乐着1

下一页:单相思26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