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说书人

2019/09/14 来源:惠州信息港

导读

风过杏花畔,盈袖一袭香,又是一年初春时节。他静静的,看着院子里长得茂盛的花花草草,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她走了很久,连当初的花草都从零星

风过杏花畔,盈袖一袭香,又是一年初春时节。
他静静的,看着院子里长得茂盛的花花草草,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她走了很久,连当初的花草都从零星几株开满了整座院子。从回来没有一个姑娘能让他思念到两鬓微霜,笑意苍茫。但总归是好的,她毕竟留下了一些记忆给他。
当初,她说她叫季月。可是,后来,他知道,她叫季华。
季月总以为他们之间的次相见时在雪地,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很久之前就见到过这个叫季月的姑娘,只是那时她还不是一身红衣,不会用剑,眉眼没有那么冷淡,双手没有沾染那么多血腥。
许久之前,他接到任务,和一个叫杜乔的人一起去刺杀一名朝廷官员。趁着夜色他悄悄爬上院墙,看见的却是院子里一个白衣的姑娘舞姿轻盈,长长的水袖从手腕轻柔滑落,嘴角有一抹清浅笑意,眉眼恬淡却似有芳华万千。他隐隐听见她说,“季秋之月,鞠有黄华。我叫……季月”。他想,这个名字倒也配得上她。他看见那名官员一点点向她走近,心底陡然一紧……还好,还好,她还是安全的。她手中的匕首 那人的胸膛,鲜血溅在她的白裙上。他翻身下墙,躲在不远处看着她眼中的泪水一点点落下,嘴角却扬着笑。彼时,他心中只是好奇,据说杜乔是个男子,可今日的任务怎么却是一个姑娘来完成?她仓皇出逃,他就悄悄跟在她身后。很快他就发现,这个姑娘根本不会什么武功。她受了很多伤,一路躲躲藏藏,他就一路跟在她身后帮她解决了不少追兵,直到她安全躲过了所有的追击,他才放心离去。
他渐渐忘记了她的面容,却一直记得她叫季月。
直到很久后的一个雪天,他看见一个红衣似火的姑娘瘫坐在雪地里,大颗泪珠打在白雪上,融化了雪,也融化了他的心。他蹲下来问她:“你叫什么?”她突然抬头,泪眼模糊却笑得灿烂:“杜乔,我就知道,你怎么会不要我呢?”他说:“我不是什么杜乔,我叫林祁。”她看着他,像是在寻找什么遥远的记忆。她钻进他怀里“杜乔,我饿了。”他次遇到一个姑娘家这样,眉眼间全是尴尬慌张的神色。她在他怀里呢喃:“杜乔,我好饿。”他默默叹了口气,带她去吃了东西,她喝了很多酒,靠在他身上唱着歌“谁在遥远暮色,声声长笛和……绿瓦高墙,长袖红装,梦里姑娘,遥遥远方……”。她醉醺醺的在街上唱着歌,他头痛而又无奈的守了她一夜。可她醒来后的件事就是把长剑架在他的脖子上,眼中满是疑惑:“你可是守了我一夜?”他偏了偏头,将长剑移开一点,眉间略带笑意,“好没良心的丫头。”他说:“傻丫头,你以为,就凭你能杀得了我?”她慢慢收起长剑,露出一个颇为无奈的笑容“其实我没想杀你,我知道你,你是林祁,一个,比杜乔还厉害的人,对不对?”他细细想了想,杜乔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呦,我的名声已经这么响了?”她挑眉看他,眼中有惊讶。“我以为杀手都应该是清冷严峻的人,怎么会有你这种的?”。她连声音中都带着讶异。
后来他知道她叫季月,他想起来许久之前,那个夜晚,那个白衣姑娘,也叫季月。他问她名字的来源,她回答:“季秋之月,鞠有黄华,所以我就叫季月。”和那天的那个姑娘说的一模一样。他想,他们终于又相见了,这样真好。
他和季月渐渐相熟,看着她孤身一人行走江湖,看着她眉眼间越来越冷厉,看着她造下的杀孽越来越多却又无能为力。有什么资格叫她停手呢?他们不过都是行走于暗夜,双手沾满血腥的人罢了。
他从未再见季月穿过白衣,她一直都是一身红裙。有几次他看见没有任务时她在院子里养着那几株零星花草,或者是在阳光下翩翩而舞,像一只红蝶飞舞。阳光照在她脸上,美好而温暖。如果她永远都像现在一样干净美好,那该多好。
她曾经问过他:“林祁,你说,喜欢一个人应该是什么样子?”他目光淡然的看着远处:“大概是希望他能过得快乐些吧。”她想了想,很郑重的对他说:“林祁,帮我个忙好吗?”“什么忙?”“传出去一个消息。就说,一个叫季华的姑娘,死在了任务中。”他问她为什么这样做。她笑容浅淡:“为了让一个人,可以过得快乐些。”他好奇,但她不想说,他就不会逼她。
再后来,他大概三个多月都没有见过她,就仿佛她凭空消失了一样。
三个月后,他在一个寒冬天气,在任务归途中到一座偏远小城的茶馆中喝了碗茶,也顺路听了茶馆里说书人说的故事。他听到了一个极其熟悉的名字,杜乔。也听到了一句极其熟悉的话,季秋之月,鞠有黄华……
他再次见到季月,是在她刚刚完成任务回来时。她受了很重的伤,连走路都是朗朗跄跄。他眼中满是疼惜:“季月,疼吗?”她突然泪如雨下:“林祁,我很疼,但是我不能说,因为他会担心……林祁,其实我很不喜欢现在的我……”她在他怀里哭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委屈。他嘴角一丝苦笑,其实,季月,我也会担心你。
后来他给她讲了他听到的那个故事。他转身出门时,听到她在屋里喃喃自语:“季秋之月,鞠有黄华……只是杜乔,你都不要我了,凭什么还要提起我?”
隔着一扇门,如同隔着千万里。所有的一切,都和他想的一样,季月不是季月,而是那个说书人口中的季华。
他们的故事,从来都没有他。
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阳光和煦,花香微漾。她换下了一身红衣,如同他次见到她时那样一袭白裙,眉眼间多了几分温婉清丽,少了几分冷厉寒意。她嘴边含笑,露出一个深深的梨涡。“林祁,此去一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他低头擦拭着手中的长剑,瞥了一眼院中的花草。“早去早回就是了,难不成你这一院子的花草还要我替你养着?”她笑了几声,说:“林祁,你怎么总像个孩子一样。我要是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知道吗?”他抬头看着她一点点走远,仿佛有什么东西从掌心里一点点流逝,再也回不来。
后来他看到她留下的信,她说:“林祁,这次我走了,可能再也回不来了。林祁,你记得吗,我们次相见时,你问我叫什么,那让我想起了小时候跟他初见,他也是这样问的。林祁,其实,我骗了你很久,我叫季华,而不是季月。我明明知道你不是他,却硬要叫你杜乔,你身上的温暖是我可望不可及的。林祁,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有时候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剑法好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把剑架在了脖子上,你要时刻记得,万事都要小心。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如果可以,不要再做杀人的勾当了。我希望,我眼中的林祁,是一个干净温暖,能让我心安的人……林祁,如果可以,请你记住我,季秋之月,鞠有黄华。我叫,季华。”……他匆匆策马追出去,却早已不见了季月的踪影。他去了那座茶馆,找了很多地方,可是都找不到她。后来,他听人说,朝中一名显赫大官被一名杀手刺杀。但是那个杀手却也死了,据说还是个清丽漂亮的白衣姑娘。
他又回去了那所茶馆,听着说书人,杜乔再一次讲起他们的故事。故事还在继续,可是他知道,季华,或许,再也回不来了。
他斟一杯酒,将一生爱,一生泪饮入喉。以前有人说:“季月是个铁石心肠的姑娘。”可他知道她不是,一个爱花爱草爱阳光的姑娘,她的心会有多阴暗冰冷?只是她心中想要的温暖,总是一次次与她擦肩而过。
时光荏苒匆忙,他守着她的一院子花草,直到两鬓微霜。这样很好,他很知足,至少,他的记忆中也有过她的存在,至少偶尔午夜梦回,也会有她。
只是一生,都不会再见到她了。终归是,不见故人颜。
季秋之月,鞠有黄华。
“季华,我会记得你。”他嘴角,笑意微扬。

共 287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以说书人的模式,一篇一篇说下去,逐个人物都可以独立成章,进行表演,便可塑造出形形 的人物来。 欣赏佳作。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5-10-01 16: 7:1 期盼新作!孩子口舌生疮
幼儿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儿童经常流鼻血
脑中风后遗症的护理措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