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炒蒜赌局

2019/10/13 来源:惠州信息港

导读

炒蒜,赌局?岁末临近,喧嚣了大半年的大蒜价格一路走低,在山东金乡县这个具有蒜价风向标作用的地方,有超过一半蒜商面临巨额亏损的市场压力。

  炒蒜,赌局?

  岁末临近,喧嚣了大半年的大蒜价格一路走低,在山东金乡县这个具有蒜价风向标作用的地方,有超过一半蒜商面临巨额亏损的市场压力。

  采访发现,这些蒜商的心态十分复杂,恐慌、焦虑、迷茫,甚至夹杂着连自己都不愿提及的后悔。

  当地一些蒜商表示,大蒜市场信息不对称,每个炒蒜者如同盲人摸象,在一个不知结局的赌场里不停地下赌注。

  炒蒜 故事

  行情大起大落心情忽上忽下

  山东金乡县是我国的大蒜集散地之一,有“大蒜华尔街”之称。

  今年收获新蒜的季节,一些蒜商乐观地喊出“看涨到每公斤20元”的口号。起初蒜价一路猛涨,冲到每公斤14元多。然而,进入11月份,蒜价暴跌,从月初的每公斤14.2元降至月末的每公斤8.2元,单月下跌逾40%。

  金乡县南店子大蒜现货交易有限公司交易大厅经理杨桂华说,价格时,九成以上蒜商亏本,现在价格有所回升,亏本者仍超过一半。

  28岁的刘云(化名)从事大蒜生意已有五年,现在手里还有30多吨蒜芯。今年9月初,他与四位合作伙伴以每公斤7.6元的价格收购了30吨蒜芯,12月16日的价格是每公斤4.8元。“即使不算人工和储藏成本,单是一买一卖我就亏损了8万多元。”刘云说。

  当问是否对这次的投资感到后悔时,刘云悄悄地看了看不远处的搭档,摇了摇头说:“不后悔。”随后,刘云又低下头小声地对说:“不后悔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不能说,我们既然搭档一起做这个生意,说后悔了就会影响其他人的情绪。”

  在采访中,不少蒜商或多或少流露出与刘云一样的心态,虽然亏了钱,但又不敢或不愿正视现实。

  期盼一夜暴富

  岂料行情暴跌

  刘云的合作伙伴老郭今年29岁,他说:“来搞大蒜就是为了多赚些钱,光靠家里不到3亩的地,根本就是白搭。”为了炒蒜,老郭贷款5万元,还找亲戚借来了10万元,“贷款的利息每个月500元,一共贷了4个月,借的钱也还要支付利息。”

  7月上旬,为了收购蒜瓣,刘云和老郭每天开车到处转悠,验货、议价、过秤、装卸,拉回来后还要把蒜瓣全部筛选一遍,分拣出其中不符合要求的。装包入库后还要盘账,损耗多少,收支多少,要盘得清清楚楚。弄完这一切往往是夜里11点多了,在车斗里铺上草倒下就睡,次日天不亮就爬起来继续收蒜。

  刘云告诉,卖蒜时更是对心理的一种折磨,每一次价格波动都让人紧张。“涨钱了,心里暖烘烘的,掉钱了,脑袋嗡嗡响,价格一斤差一毛,30吨就是6000元。”刘云说,“11月掉得厉害,平均一天掉一毛,想自杀的心都有。”

  11月底到12月初,大蒜价格又有小幅上升。刘云高兴之余也有忐忑,“谁知道是真的涨价还是大户‘做局’呢?现在卖觉得亏,不卖又怕更亏,两难。”

  炒蒜 分析

  市场是笔糊涂账

  卖不卖都是“赌”

  “从蒜农、冷库主到经纪人、储蒜商,谁都不清楚今年大蒜产量到底是多少,也不知道可以卖出多少大蒜。整个大蒜市场,就是一笔糊涂账。”金乡县南店子大蒜现货交易有限公司交易大厅经理杨桂华说。他认为,大蒜市场的这种状态“很可怕”。

  在交易大厅外的一个宣传栏上,有人在这里贴了两张告示,其中一个标题为“蒜商情绪稳定,蒜价明显反弹”,此告示除了引用没有确切来源的数据来证明蒜价正在回升外,还用粗体大字以“贱价抛售,后悔晚矣”作结束语;另一个则写道:“不论是蒜瓣还是蒜头前景都是美好的,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在采访中,没有人知道两张告示的来源。“我们根本不相信告示上说的,说不定是一些大户亏得太多了,想做局把价格抬上去,好趁机出手。”刘云面对告示不屑一顾地说。

  还有的蒜商表示,在南店子市场,各种信息满天飞,真真假假,背后隐藏着不同的目的,有人想抬价出手,有人想压价买入,这时候就看各自的判断了,赌对了就赚,赌错了就赔。

  杨桂华说,对于炒家来说,卖或不卖,以什么样的价格卖,其实都是“赌”。

游戏
训练
婴儿期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