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多想给他们这样的生活

2019/07/13 来源:惠州信息港

导读

晚饭后,我到珠江边去散步,吹着晚风,静看这城市的灯火,有些迷离,内心也被搅拌着,为工作,为生活。这样安静的夜晚,在江边活动的人也很多。有

晚饭后,我到珠江边去散步,吹着晚风,静看这城市的灯火,有些迷离,内心也被搅拌着,为工作,为生活。

这样安静的夜晚,在江边活动的人也很多。有跳着广场舞的阿姨,她们昂首挺胸,舞步翩翩,是如此的自信优雅;有在石桌台上下着围棋的老爷爷,他们摇着大扇子,或博弈,或围观,或在旁指点议论,是如此的休闲自在。

然而,想到我的爸爸妈妈如今已是五十多,六十出头的人,还是得忙出忙外,过着早出晚归的生活,我便有些惆怅。妈妈是全职家庭主妇,每天的工作是做洗衣做饭,照看侄女,喂养鸡鸭,浇淋蔬菜。看起来是很简单,普通的工作,但忙起来也就是一天的生活。她从早上六点起床,到晚上七点多钟后,才能有真正空闲的时间。而爸爸,做木材工作,每天也是早早出门,到了晚上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来。有时候,太阳很大,爸爸也得在户外工作,汗流浃背,因为长期疲劳,所以爸爸常因此感冒。但第二天,我打电话回去,妈妈都会说爸爸又照旧出去工作了,怎么劝他休息都不听。我知道,爸爸一定会说,都是小毛病,多出点汗就好了。

我也常跟爸爸说:“您小的女儿,现在都已经出来工作了,您根本不需要再出去干活的,何况是这么辛苦的工作。”而爸爸却总会笑笑说:“趁我现在还能做,就多干点罢,你们赚点钱也不容易,不能给你们添太多麻烦。”

我知道,他们是不愿给我们太多负担,因为他们知道我们的工资都一般,除去日常开销,一年下来也没剩多少。以前我从不觉得金钱有多重要,可当我想去给他们买些舒服的衣物时,我却发现我不得不翻看那吊牌上的价格了。不仅如此,我还想带他们出来走走,看看外面世界的风景,感受不同的人文。我不想他们的眼里一辈子都只有那穷困的小山村。

可是,我能力有限还不能给他们这样的生活。我并不是急于求成,我明白凡事都有个过程,只是岁月不饶人,我怕等我真的有了这样的能力时,他们却已白发苍苍,步履蹒跚。我只是希望,趁他们还能随意走动,趁他们还能看清这世界时,带他们四处走走。给他们,一个祥和,平静,无忧的晚年生活。

龟头上有小红点是什么病
黑龙江好的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标签